扎根烟台本地,服务百姓生活。烟台百姓网 烟台天气预报  违章查询  股市行情  手机号查询 

烟台百姓网

“网瘾”少年邓森山的“死亡训练”

http://www.yantai3.com 2009-08-13 14:21:33 烟台百姓网
追踪报道网瘾少年戒网遭四辅导员殴打致死

16岁少年邓森山死了。8月2日凌晨,原本身体结实的他,在进入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半日后,变成了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事件曝光后,“起航”“总部”———广州番禺励志体育活动策划服务部在广州开办的类似训练营也被查处,其中多名学员称,曾遭到教官的殴打。目前,“南宁起航拯救训练营”已被依法取缔,13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122名学员已全部被家长接回。而位于广州南沙浩今中学的起航训练营亦被查处。

我们重新追溯这个悲惨的故事,不只为了记录那些令人震撼的细节。请不要忘记,那些孩子写在纸条上的求救信号:SOS……我要回家……

在碧绿的甘蔗林轻轻翻滚的村子,水牛很慢地经过的路口,邓飞开车没有停下,他把孩子送进了偏远而破败的起航训练营里。无论再过多少年,邓飞也没有办法忘记8月1日这个下午———孩子邓森山说:“爸爸,我们不要在这里,我们回家去。”孩子还说:“爸爸,你买个电脑让我在这里玩吧。”邓飞没有答应,孩子一直勾着脑袋站在那里。

最后离开起航训练营,破败荒凉的环境,让邓飞有种“阴森森”的感觉,孩子勾着头站在那,不说话的样子,成了最后的样子。

“我要是听孩子的话就好了,孩子不喜欢那里,我要是听孩子的话就好了……我永远想不到里面是那个样子。”

邓飞像祥林嫂一样,一遍一遍地说。

惨叫声“吵得人根本没法睡觉”


“他爸刚走,车还没开远呐,没有喝水吃饭,邓森山就从饭堂被两个教官直接拖到禁闭室去了。”

和邓森山分到一个宿舍的小安(化名)说,“这没什么稀奇的,哪个进来都一样,不说什么的,先打一顿再说,没有哪个逃得过。”

邓森山被安排在小安的下铺,小安老想悄悄看看新人,“也不能和他说话,一和他说话也要挨打的。”

听到禁闭室里面的惨叫声,小安已经习惯了“哪个进来不是挨一顿‘下马威’?”

那天晚上还是过集体生日晚会,小安记得教官也让邓森山参加,“就看到他脸色好惨白,没有精神,也没有说话。”

邓森山被教官命令在篮球场上跑步的时候,附近村子的少年小东子(化名)经过操场,想起来“那个胖一点的(邓森山)”他是见过的,就在8月1日下午,“那个胖一点的”和大人一起来学校参观,小东子经过邓森山身边,听到邓森山的妈妈说:“来这里训练看看吧,就当作是减肥了!”

小东子在附近没有什么玩的地方,他总是去起航训练营的校园周围晃晃。他最后看见邓森山已经是夜里9点多,一个穿白色T恤短裤的教官和四个孩子在操场上,其中“那个胖一点的”(邓森山)看上去已经累得虚脱趴在地上,根本跑不动的样子,“一个身穿白色篮球运动服的教官用一条长约半米的皮带抽着那个胖一点的”,小东子知道他们经常要被罚跑100圈。

小东子听到数数的孩子已经数到了86圈,可是那个胖的趴在地上,教官就用皮带抽他,还说“你跑不跑,不跑还抽你。”

小东子只听到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皮带抽在肉上的声音,“听着好吓人,好残忍。”声音很大,“200米以内我敢保证都能听见那清脆响声!”

过了两三分钟,小东子再转悠一圈过来,教官还在打“那个胖的”,“就在旗杆下面”。虽然是晚上,篮球场上的灯光还是好亮,小东子说:“我看得很清楚。”

小东子已经不奇怪这样的情景和惨叫声,小东子的爸爸也一点不吃惊。因为家离这个学校很近,几个月来,这样的惨叫声常常持续到深夜十一二点,小东子的爸爸说,“吵得人根本没法睡觉,我都想投诉。他们没打完,我们就不能睡觉。”

小东子也看见教官常领着学生去附近的诊所。

“前些天有两个孩子逃跑了,真幸运,可以钻到甘蔗地里藏起来……可是我们这里太偏僻了,身上没有钱怎么办呢?他们在学校里都不能带什么东西的。”

“我永远想不到,里面会是这个样子”

爸爸邓飞总说,孩子邓森山很好的,就是喜欢上网,打游戏,孩子1.65米,65公斤,肌肉很结实。他不像别的孩子那样交女朋友,也不是总洗澡换衣服梳头发。

邓飞买了个大屏幕的好电脑给孩子。在家里叫邓森山睡觉叫好多遍,他也不睡的,“我家里还是挺有钱的,所以孩子从小穿得很好,都是名牌,他喜欢穿好衣服,不好的他就丢到一边。”

邓飞说:“小的时候,他喝的水,你要是去喝一口,他就不喝的。他从小就是这么脾气倔的,要是别人对他凶,逼他干什么,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我想这也是他在那里被打死的一个原因。他脾气那么倔,你越打他,他越不服的。”

“那时候电视台的广告放了好几个月,好感动人的,那是省里的电视台,我怎么可能不相信呢?我那时候(8月1日)来这里看的时候,教官一直是陪着的。没有任何一个孩子表现得多害怕多委屈,什么都很好的,要是当时有一个孩子悄悄给我说点什么,我都不会把孩子留在那里的。

孩子和我在学校里转了一大圈之后,只说:‘爸爸,我们回家去,我不要呆在这里。我们回家去。’我当时只觉得这里阴森森的,孩子不喜欢这里,其实孩子是有感觉的,可惜我没有听孩子的话。”

当天,邓飞夫妇到学校办公室交了7000元学费,在校方提供的协议书上签了字。

在“辅导和训练方式”一栏中有两条写着:

3、在乙方的孩子入营训练的前两天中,为防止孩子出现冲动过激的行为,需要24小时派人监视孩子的一举一动,在对抗过渡期之后,方可进行常规管理。

4、在辅导、训练期内,为了保障乙方孩子的培训效果和遵章守纪的纪律性培养,甲方不排除对孩子进行适度的苦难教育、惩戒教育,以不虐待孩子或不损害孩子的身体健康为限。

临走前,工作人员还一再承诺,前两天先让孩子熟悉一下环境,不会进行体力训练,更不会体罚,等他适应了以后再开始训练。

邓森山的妈妈在离开学校回到桂林以后,还打电话到训练营办公室,询问孩子会不会受体罚,但工作人员一再表示不会打孩子,让父母不要担心。

邓飞知道,孩子不喜欢那里,孩子和他们也从来没有分开过那么长时间。“可是想一想,也许一个多月以后会好一点,对他有好处,我就硬起心肠开车走了,走的时候,那种阴森森的感觉就一直在心里面,现在想起来,真后悔啊。”

“我永远想不到,里面会是这个样子。我只后悔,为什么不听孩子的话,把孩子交到这样一群人手里。”

邓飞工作很忙,平时不在家,孩子妈妈有时候也不在家,邓森山周末从学校回来,也经常一个人在家里面,没有人陪他,“要是我们那时候多陪陪孩子多好。”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马金瑜)

男老师以谈学习为借口露色狼本色骗奸女学生
[温馨生活提示]你睡觉的时候磨牙吗
龙口南山双语学校邀名师讲座
龙口南山双语学校“小小实验家”大赛获佳绩
对话招远青年女作家梦雨-我与2008有个约定
关键词:孩子,时候,学校,爸爸,死亡
近期热点
社区精选